老师的学校和学生学校

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是1985年,这个时间点,估计很多城市人或平原的农村是无法理解山区的学校情况的,我所在的地方是皖南的一个山沟里,三面山一面湖,步行出村,无任何交通工具。小学一年级我还是住的茅草屋,那时候属于穷得叮当响的标志,现在江苏一些农村的茅草屋,有个洋气的名字,叫民宿,属于富人的投资。小学学费是5元,没钱交,学校也同意我上学了,说以后有钱就补上,所谓的学校其实就是一个教室,一个大瓦房,能容纳100人的样子,这个学校只教一年级二年级,等到三年级了,大家要去村支部的学校了,那个离家较远,走路得四十分钟。

而这样的一个教室等于一个学校,我估计在当时的某些农村应该很普遍,每个村庄(当时叫:小组)只有30-40户,都比较分散,只能在几个村庄中间建一个学校,每家的孩子只需步行10分钟到校,也不需要家长接送。每个学生都是自己带板凳,开学带去,寒暑假带回家,大家的书包是军绿色的,部队使用的那种,有的书包上面还印有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字样,不知道家长们从哪里搞来的。一年级二年级都在一个教室,一个男老师同时教音乐美术语文数学, 皖南农村在那时候,有很多上海知青,我开始上学了,知青陆续回城了,这个老师留下来了,是因为和村子里姑娘好上了,放弃了回城,后来还生了二个儿子,他一辈子就耗在了农村学校了,也不知道他后悔不?生了两个儿子,又穷,他大哥在上海,住在胡同巷子里,若干年后,他过继了一个儿子给大哥,换了一个孩子的上海户口,另外一个孩子长大了在外面到处打工。

这种没有抛弃村姑的知青很少见啊,我读高中的时候,读了很多名人的书,什么张贤亮、梁晓声 贾平凹等等这些人的,被人捧得很高,看完我觉得很生气,这些人在农村干几天活,回去就写书骂这个骂那个,把农村写得很恶心,书里面各种描写拿农村村姑开玩笑,他们那种高人一等的文笔,似乎他们才是这个国家发展的精英和主力。真正敬佩的还是这些小人物,他在农村教书,到头来连老师编制都没有,因为是临时工,每个月很少的钱,给农村教育奉献了一辈子。在这个只有一个老师的学校,他教完一年级,就让学生自习,然后开始教二年级,一年级和二年级的隔断,就是一个过道。

所谓的音乐课,主要教的就是国歌,那时候农村无网络、无电视,也教不出什么流行歌曲。到了三年级,所有学生都去村支部学校了,村部的学校就是正规的学校了,一年级到五年级都有,只不过有些村庄的孩子得步行一个小时去村部了。这个一个老师的学校坚持到90年代被撤销了,所有学生从一年级开始都得去村支部的学校了。

村支部的老师分为两种,一种是师范毕业的老师(初三学生考上师范,毕业到农村学校教书),一种是临时工老师,由知青或者农村有初中文化的人组成。临时工老师在2000年以后陆续被清退了,虽然回家种田,但还是受农民尊重,过年写春联,都是请这老师来写。这两年回乡,农村初中学校都消失了,集中在了镇上,村支部的农村小学,有的班级甚至只剩下了一个学生。

农村初中生都得住校了,父母在外打工,农村初中学生缺失家庭教育,和留守的爷爷奶奶在一起,一些人初中一读完就出去打工了。小学因为接送不方便,打工的父母们把孩子带走了,到打工的城市去读书了,这些只剩下一个学生的农村小学也必将消失,合并到镇上。如今又要搞农村振兴,得有产业,人才能回来,等到哪一天,缩小的城乡差距,这些学校是否还能再次开办,也不得而知。

我认为可以把些职校,专门培养些为农村服务的人才,不是专家那种的空谈家,而是能实干的,山区怎么种蘑菇,怎么种蓝莓,然后培养一批农村销售人才。农村,是一个广阔的天地,未来大有可为,以前的一些知青为农村教育做出了贡献,希望未来有更多的知识青年来农村实现自己创业的梦想。。

相关文章